网站整体出售 联系QQ 864580801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天 下 新 闻 >> 内容

莫斯科音乐厅血案:恐怖组织里应外合向俄罗斯渗透

时间:2024/3/23 21:13:39

简单改装的AK-47步枪,满地用过的子弹,可以容纳十多个弹夹、四五百发子弹的弹夹袋……俄罗斯调查委员会最新发布的视频,让外界更清楚地感受到恐怖袭击的严重。

当地时间2024年3月22日晚,俄罗斯首都莫斯科近郊发生恐怖袭击,至少四名持枪者进入即将举行演唱会的音乐厅扫射。截至北京时间3月23日中午,袭击已造成至少62人遇难,145人受伤,其中60多人伤势严重。

据塔斯社统计,这是2004年“别斯兰人质事件”以来,俄罗斯本土发生的伤亡人数最多的恐怖袭击事件。袭击发生后,“伊斯兰国”(IS)呼罗珊省分支通过该组织的媒体平台发布声明,称对该事件负责。俄罗斯媒体随后报道称,尚无法证实袭击事件是否一定和ISIS-K相关。

莫斯科音乐厅血案:恐怖组织里应外合向俄罗斯渗透

俄罗斯媒体报道救援人员在袭击现场搜索。

联合国安理会全体成员22日发表媒体声明,以最强烈措辞谴责这起“令人发指和懦弱的”恐怖袭击事件。已故俄罗斯反对派知名人物纳瓦利内的遗孀尤利娅将袭击称为“一场噩梦”,表示应追究所有“参与犯罪的人”。

克洛库斯城的血色星期五

时间回到3月22日晚八时,莫斯科河畔的克洛库斯城(Crocus City)挤满了准备度周末的市民。这是全俄罗斯最大的商业休闲中心之一,由一系列商场、会所、展览馆、酒店和餐厅组成,通过高速公路和地铁直达莫斯科中心城区。

名为“克洛库斯市政厅”(Crocus City Hall)的音乐厅在这座“不夜城”的中心。音乐厅能容纳6000到近万名观众,曾是许多国际巨星来俄罗斯演出的首选地。2013年,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在此举行环球小姐选美比赛。

此刻,俄罗斯历史最悠久的摇滚乐队“野餐乐队”的演唱会即将举行。工作人员在台上布置装置,观众们已经开始入场。突然间,枪声在音乐厅入口响起。

俄罗斯媒体引用的视频画面显示,至少四名枪手进入音乐厅,随即向观众席扫射,并投掷手榴弹或燃烧弹。有幸存者对塔斯社回忆称,由于音乐厅很大,袭击者在入口开枪时,观众们“没有发现那是枪声,而是将其当作演出布置的噪音,直到声音越来越密集,传来尖叫和爆炸”。

莫斯科音乐厅血案:恐怖组织里应外合向俄罗斯渗透

袭击者携带的弹药。图/俄罗斯调查委员会视频截图

莫斯科音乐厅血案:恐怖组织里应外合向俄罗斯渗透

袭击者留下的弹夹袋。图/俄罗斯调查委员会视频截图

俄新社援引另一位幸存者的回忆说,为了躲避枪击,人们躺在地板上躲藏了十多分钟,然后偷偷爬出,设法逃离已经起火燃烧的现场。枪手虽然关闭了音乐厅大门,但没有将门锁死,加上起火的浓烟掩护,一些人由此逃出生天。随后,紧急赶来的军警将音乐厅大楼包围。不到一个小时后,音乐厅顶棚因大火开始垮塌。

枪声停止后,调查人员在现场发现了改装过的AK-47步枪及“大量弹药”。调查委员会发布的视频中,一个背在身上、可以容纳十多个弹夹的弹夹袋中,一半的袋子已经清空。按一个AK-47弹夹30发子弹计算,丢弃弹夹袋前,该名枪手可能已经射出了三百多发子弹。

莫斯科音乐厅血案:恐怖组织里应外合向俄罗斯渗透

音乐厅遭到破坏的入口。图/俄罗斯调查委员会视频截图

俄新社称,枪手行凶后即驾驶一辆白色小轿车逃离现场,目前军警仍在追捕中。

袭击发生后,莫斯科各地的周末文化活动均被取消或暂停,博物馆和图书馆关门停业。莫斯科警方还加强了对出租车和网约车的检查。俄罗斯远东地区的一些高校也迅速转入远程教学。目前,更大规模的应急响应正在俄罗斯全国各地展开。

IS的外溢风险

近年来,俄罗斯军警对IS的清剿活动非常频繁。今年3月3日,俄联邦安全局特种部队刚刚在印古什消灭了6名IS武装分子。

3月7日,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又破获了一起针对莫斯科的犹太教堂的恐怖袭击阴谋,查获了IS成员为此准备的枪支弹药及简易爆炸装置。也是在这一天,美国驻俄罗斯大使馆发出了“极端分子可能对莫斯科的大型集会进行袭击”的警告。

不过,这次在莫斯科近郊音乐厅发生的恐怖袭击,宣称对此负责的,并非长期活跃在俄罗斯本土的IS基层组织,而是IS呼罗珊省分支(ISIS-K或ISKP)。这个恐怖组织长期在阿富汗及其边境地区活动。2024年1月,该组织在伊朗纪念苏莱曼尼的公共活动中进行了两次自杀式炸弹袭击,导致94人遇难。这是ISIS-K首次在阿富汗及其边境之外的地方发动袭击。

莫斯科音乐厅血案:恐怖组织里应外合向俄罗斯渗透

袭击事件发生后赶来的救援人员。图/俄罗斯调查委员会视频截图

为何ISIS-K会向俄罗斯渗透?该组织在声明中提到,俄罗斯当年参与了在叙利亚、伊拉克打击IS的军事行动。

2021年,阿富汗政府前难民事务部长巴勒希曾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专访时介绍了ISIS-K的袭击“逻辑”。巴勒希说,因为IS在中东遭到世界各国的联合清剿而失败,ISIS-K派往中东参战的恐怖分子也基本被消灭,所以ISIS-K将参与过那场战争的对手都视为自己的头号敌人。美军从阿富汗撤军前,ISIS-K也对驻阿富汗美方人员发起过多轮袭击。

阿富汗战争结束后,ISIS-K一方面持续攻击被他们视为“异端”的塔利班政府,一方面在塔利班的打击下向临近阿富汗的伊朗和中亚地区外溢,已引发伊朗、塔吉克斯坦等国的高度关注。

而在ISIS-K外溢前,俄罗斯已经深受IS在北高加索车臣、印古什等地区形成的基层组织的恐怖活动困扰。俄罗斯反恐部队经常在这些地区和IS成员发生交火。2017年,7名IS成员在试图破坏俄罗斯高速铁路时被捕。2019年,该组织成员试图袭击车臣领导人卡德罗夫的官邸,在刺伤两名军警后被击毙。

一些IS恐怖分子还尝试从俄罗斯内地招募成员。据俄罗斯媒体报道,早在2016年,就有一名叫卡拉乌洛娃的莫斯科女大学生,因为接受了IS成员的网上招募,在试图前往叙利亚时被土耳其警方逮捕,随后被遣返俄罗斯服刑。

卡拉乌洛娃称自己“盲目地爱着”网恋对象,逐渐被对方带入极端主义的深渊。卡拉乌洛娃原本是一名传统的俄罗斯东正教信徒,这场导致其思想转变的网恋进行了三四年之久。俄罗斯媒体称,该案展现出恐怖组织在一般俄罗斯民众中寻找潜在候选人的企图。

据俄罗斯反恐部门数据,到2019年,俄罗斯已有20多个州级行政区发现过IS基层组织的踪迹,其中包括首都莫斯科和遥远的西伯利亚。俄方甚至发现了装扮成慈善组织为恐怖活动募款的融资机构,涉案人员超过百名。

考虑到这些情况,ISIS-K和俄罗斯本土的IS基层组织合流,是俄方必须面对的一大安全风险。2021年8月,ISIS-K之所以能在美军撤离阿富汗时对喀布尔机场发动大规模恐怖袭击,造成数百人遇难,就是因为塔利班和美军都没想到ISIS-K会直接攻击喀布尔机场,而且塔利班和美军之间的通信不畅。

“ISIS-K善于抓住机会,攻击它发现的任何薄弱之处。”巴勒希说。今年1月ISIS-K在伊朗制造的恐怖袭击,也属于类似的情况,伊朗政府第一时间无法想象袭击来自ISIS-K的“人弹”。

另一方面,莫斯科近郊的恐怖一幕,再次表明了国际社会共同应对恐怖袭击和解决阿富汗安全问题的必要性。最近半年,ISIS-K在阿富汗境内制造了三起恐怖袭击,已造成近百名阿富汗平民遇难。

“关于恐怖主义,我们比周边国家更担心阿富汗的恐怖主义。过去40年来,阿富汗一直是恐怖主义的受害者。我们不会允许阿富汗的土地被人用来对抗任何国家。政府会考虑周边国家的关切,确保这一点。”阿富汗塔利班临时政府外交部副部长斯坦尼克扎伊今年1月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相关文章
  • 欢乐赚(www.huanlezhuan.com) © 2024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所有文章和图片均转载于网上,均注明了出处或作者,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会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敬请谅解。联系QQ 864580801 冀ICP备1008610010号
  • Powered by baidu V4.0.6